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同樣是娛樂圈大佬,把張庭夫婦和徐崢夫婦放在一起,差別就出來了

黄朔 2022/09/22

繼上次被凍結6億資產以后,張庭夫婦,又出事了。

最近,因為 張庭林瑞陽創辦的 達爾威公司從事傳銷活動,直接導致公司名下的 96套房,共價值 17億元的房產被查封。

除此之外,他們還被罰款 2100萬

不過,讓吃瓜群眾不解的是,一直稱張庭是「好閨蜜」的 陶虹,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。

實質上除了「閨蜜」的關系,張庭和陶虹還有很多商業上的往來。張庭與林瑞陽的達爾威公司,陶虹曾持股超過 6%;之前張庭斥資 17億在上海買了一棟樓,還將其中價值一億的一層送給了陶虹,可見兩人關系之好,利益糾纏之深。

不過,早在去年11月,陶虹就察覺到了張庭企業商業模式的危險,她果斷從達爾威退股撤資,不再以自然人身份持股,自然也就規避掉了這層風險。

另外,自去年7月以來,陶虹幾乎沒有和張庭有過任何同框或者互動行為,由此也看得出她的生存智慧。

其實,同為娛樂圈資產幾十億的「大佬」夫婦, 張庭和林瑞陽,在生活和做生意的各個方面,都與 徐崢和陶虹夫婦有著巨大的差別。

今天,番茄君不妨將這兩對夫婦,從 演藝生涯,生活態度和賺錢方式三方面做一對比。

比較完我們會發現,正是這巨大的差距,讓他們的事業和人生,有了完全相反的結局。

一、演藝生涯

在演藝這條路上,張庭和陶虹的起點都是靠運氣,可比起張庭,陶虹要專注得多。

張庭從小家境并不好,但她運氣真的不錯。

1988年,18歲的張庭只是走在大街上就被星探發掘,拍了一支洗發水的廣告。

這個長相甜美,長著兩個淺淺酒窩的女孩,很快就得到了觀眾的喜愛。

19歲那年,張庭借著拍廣告的名氣進入娛樂圈,并在21歲出演了自己的第一個角色,在 趙雅芝鄭少秋主演的 《戲說乾隆》中飾演了 小魚兒

2002年,張庭與 徐崢發生交集,在 《穿越時空的愛戀》中,她與徐崢分飾男女主。

這部劇讓張庭一炮而紅,同樣在這部劇中,她也和徐崢建立了深厚的友誼,為之后兩個家庭盤根錯節的利益和關系埋下了伏筆。

因為這部劇,張庭成為全民女神。

而早在這部劇之前,林瑞陽就認識張庭了,用林瑞陽的話說,第一次見到張庭時就被擊中了,那一刻只覺得「腳底發麻」,腦子里只有一句話,「要出些什麼事了」。

之后,林瑞陽向張庭展開了瘋狂的追求,求婚九次,最終結為夫妻。

比起張庭,陶虹的演藝事業要扎實得多。

陶虹11歲時入選花樣游泳隊,一天要訓練7個小時。

陶虹那時候長得非常好看,清純可愛,但她沒意識到自己可以靠臉吃飯。

1993年, 姜文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去游泳館選角,陶虹一眼就被相中,至此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

拍完后,姜文建議她報考中戲,陶虹于是開始了自己的演藝生涯。

比起陶虹,徐崢接觸表演要早很多,他17歲開始演電視劇,但因為形象問題,一直沒能大火。

后來徐崢轉戰戲劇,并于1998年拿到 「白玉蘭最佳戲劇獎」,這才稍微有點名氣。

但此時,陶虹已經是個小明星了。

二人相遇是在《春光燦爛豬八戒》劇組,飾演豬八戒的徐崢對飾演小龍女的陶虹一見鐘情,但陶虹對徐崢卻并不感冒。

在之后的相處中,兩人漸生情愫,感情順遂之后,事業巔峰也隨之到來。

陶虹憑借 《空鏡子》拿下了 金雞獎金鷹獎最佳女主,成為雙料「影視后」;徐崢也憑借《穿越時空的愛戀》一舉成為當紅小生。

2003年,徐崢和陶虹在戀愛4年后結婚,婚后,陶虹漸漸隱居幕后,開始了相夫教子的生活。

徐崢卻因 《瘋狂的石頭》變身電影咖,開始了自己的大佬之路。

在這兩對夫婦中,陶虹和張庭都在有了家庭之后回歸幕后,不再拋頭露面。

而比起徐崢,林瑞陽的起點顯然要高很多,他本來是知名演員,后來成功轉型成為了房地產老板,他在娛樂圈有眾多好友,尤其與徐崢夫婦關系更是不同尋常。

一個是從底層摸爬滾打上來的演員,一個是身價不菲的地產大鱷,兩人的生活經歷,注定了這兩個家庭,將走上不同的軌道。

二、生活態度

同樣都是來自底層,一朝變身金鳳凰的張庭,與陶虹和徐崢,對待生活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和方式。

對張庭來說,她高調張揚,喜歡公開自己的私生活,樂于社交,并擁有每個富人都有的優越感。

嫁給林瑞陽后,張庭如愿過上了自己掙大錢住大房子的生活。

她從不吝在朋友和媒體面前炫耀自己的房產,并多次表示「朋友來我家一般都會迷路。」

張庭的豪宅位于上海市徐匯濱江的尚海灣豪庭,價值超過 2億

房頂有大花園,房子內部裝修豪華,堪比宮殿。曾有一檔節目專門去張庭家采訪過。

這套房子一共兩層,一層是陽光房,有燒烤架,有小型會議室以及其他各種陳列和設置,二層則是張庭為自己兩個孩子專門打造的兒童樂園,她甚至把14萬一平的空中花園開辟出一小片,撒上泥土當起了菜地。

為了表示自己對生活質量的追求,張庭對主持人表示,這塊菜地種出來的蔬菜很健康,洗洗就可以直接吃,特別甜。

同時,張庭曾不止一次告訴媒體,她的豪宅不止這一套。

北京、杭州、蘇州、南京……中國每個大城市,張庭幾乎都有不止一套這樣的頂配豪宅,她坦言,有一次回家,自己站在電梯里很久,但就是不知道該摁下那層樓層號。

張庭也樂于向公眾展示自己奢靡的生活,她曾在綜藝節目中親口表示,自己的浴缸超級大,放水需要兩個小時才能放滿。

因為在媒體中頻繁展示自己的私生活和優渥的家境,不少吃瓜群眾都對張庭夫婦的「富有」有了概念。

但與張庭相反,徐崢和陶虹夫婦,生活一向都很低調。

事業上,陶虹和徐崢殺伐果斷,但生活里,他們從不樂于向公眾透露自己的私生活和家庭條件。

成名后,因為狗仔的[偷.拍],徐崢傳出了不少緋聞。

剛開始,徐崢會不厭其煩地一一解釋,后來發現如此解釋沒有多大意義,因為面對抹黑,你永遠無法解釋清楚。

陶虹看到了老公的難處,她也相信徐崢,于是很少在公眾面前談起感情的陶虹,公開為老公表態:「肉體上的事情都不算事」。

果然在這之后,徐崢的緋聞也少了很多。

2008年,陶虹誕下一女,在家庭里開始扮演母親的角色。

而徐崢的事業也開始蒸蒸日上,陶虹成了她的「賢內助」,自2008年之后,陶虹很少再出現在電影中,也很少出現在媒體鏡頭前。

直到2019年,陶虹才在 《小歡喜》中再次飾演了一位母親。

比起張庭林瑞陽的高調炫富,陶虹和徐崢坐擁幾十億身價,可在娛樂圈幾乎是「隱身」狀態,沒人知道他們住怎樣的房子開怎樣的車,也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的具體生活細節。

偶爾有吃瓜群眾拍到「山爭哥哥」,竟然騎著一輛破舊的小電驢。

而被拍到的陶虹,身上也找不到什麼顯眼的名牌。

他們也很少帶著自己的女兒徐小寶在媒體鏡頭中露面。

不得不說,這種低調內斂做事的方式,是對自己家庭的一種保護,也是對孩子的一種良好示范。

三、賺錢方式

跟對生活的態度類似, 張庭和林瑞陽的賺錢方式,是十分「外放」的,他們用的是典型的商人思維。

用各種高調的宣傳方式,拉攏大量明星站臺,最大程度地擴大他們個人、公司和商品在社會上的影響力,從而通過銷量獲取收益。

2012年微商興起的時候,地產大亨林瑞陽果斷入局,用愛妻張庭的名字創立了微商品牌「TIN’SECRET」,簡稱為TST。

說白了,其實跟賣面膜的微商差別不大。

之所以被查證涉及「傳銷」,也是因為TST的商業模式本就是「傳銷式」的,企業利潤的大頭不是賣商品的利潤,而是無數下線拉下線再拉下線提取的返傭提成。

至此,張庭林瑞陽金字塔型的商業帝國大廈也開始建立。

為了最大程度擴大影響力,張庭和林瑞陽利用個人資源,曾在一艘巨大的郵輪上舉行了豪華的商業活動。

因為有很多明星的關系,所以張庭林瑞陽都利用私人關系,借著這些明星的影響力為自己的產品「代言」。

這里面我們最熟悉的,當然也包括了徐崢陶虹夫婦,因為他們參股了張庭和林瑞陽的公司,也算是利益相關者。

除此之外,還有不少一線明星,在自己社交媒體中多次安利張庭公司的拳頭產品,一款活酵母面膜。

這些一線明星,往往有著不菲的商業和通告費用,但他們主動為張庭的商品站臺,可見張庭的精明,相當于在零成本的情況下,做了一波巨大的廣告推廣。

TST靠著背后的人脈資源以及明星站臺,始終屹立不倒,直到達爾威涉嫌「傳銷」被凍結的那一天。

一直看張庭秀自己的奢靡生活,吃瓜群眾肯定沒想到她那麼能賺錢。

僅2018到2022這三年半時間,張庭公司的業務收入就將近100億,其資產之巨可見一斑。

不過,比起張庭和林瑞陽,徐崢和陶虹,才是真正「悶聲發大財」的典范。

不得不佩服徐崢,他是個十分聰明的人,他賺錢的方式從來不只是演戲或做導演,他收入的大頭,其實是投資,也就是最簡單的賺錢方式:用錢生錢。

投資需要敏銳的洞察力和長遠的眼光,在對市場動向的判斷和作品前景的預測上,徐崢有著極高的天賦。

徐崢的發跡,還要從2006年說起,那年他在 《瘋狂的石頭》中客串反派 馮董

這部影片并沒有帶給徐崢多少收益,但讓他認識了一個在他投資和演藝生涯中最重要的伙伴: 寧浩

2010年,徐崢的 《人在囧途》大火后,徐崢的演藝生涯開始開掛。2012年,徐崢自導自演了 《泰囧》,這也是他第一次轉行做導演。

這時候的徐崢,并不被資本看好。因為籌不到足夠的資金拍戲,徐崢東奔西走,拉來了光線傳媒的3000萬投資。

后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,《泰囧》大賣 12.7億,光線傳媒一投賺翻,凈賺 4.7億,而主演+導演徐崢,也收獲了 5000萬左右的利潤。

看到光線用3000萬撬動4.7億,凈利潤翻了10倍以上,徐崢動心了。

于是在拍攝 《港囧》時,他牢牢把握住賺錢的主導權。

拍攝之前,徐崢開始玩資本游戲,他將47.5%的凈票房收入收益權,作價 1.5億賣給了 21控股

這個21控股,現在名叫「歡喜傳媒」,21控股由董平創辦,后來寧浩和徐崢都入股,并曾占有19%股份。

徐崢的這個操作,讓自己規避了很多風險,因為無論票房如何,他都是賺錢的。

《港囧》上映后大火,21控股股票隨即大漲,除了之前的1.5億,徐崢持有的股份就接近15億,除去購買股份的1.75億,徐崢用一部《港囧》就賺了 14億多

為此,徐崢很自豪:「 我開創了上市公司提前買斷票房凈收入收益權的先例。

這14億讓徐崢深諳資本游戲之道,他開始變身「資本大鱷」,在影視和金融的世界里大把賺錢。

2018年,徐崢投資和監制了 《超時空同居》、《幕后玩家》、《我不是藥神》,共拿下將近 57億的票房,徐崢賺得盆滿缽滿。

2019年的 《流浪地球》《瘋狂的外星人》都是歡喜傳媒獨家投資的電影,徐崢正是其控股方。

這兩部電影票房合計將近 70億,徐崢再次賺翻。

2020年的 《囧媽》,徐崢又開創了影視界的一個先例,他預判到疫情對電影市場的影響,果斷將《囧媽》打包出售給流媒體,自己則到手 8000萬真金白銀,小賺不虧,穩如老狗。

如今,徐崢早已成為了娛樂圈中資本運作的大佬,身家隨便都有幾十個億。

雖然陶虹在生子后退居二線,但并不意味著她沒有自己的商業版圖。

陶虹擁有超過 12家企業的股權,其中超過 50%股權的就有三四家,涉及影視傳媒,貿易服裝,文化化妝等各個行業和領域。

而根據股權信息顯示,她關聯的12家企業,絕大多數她都有完全的控制權。

在徐崢的影響下,陶虹早就不是曾經那個天真爛漫的「小龍女」了,而是盡情遨游在商海里的巨鱷。

在對待財富和名譽上,徐崢和陶虹有一種十分高深的處事哲學,他們的精明幫他們很好地守住了自己的財產,維護了自己的名譽,不張揚,不高調,不炫富,悶聲發大財的賺錢方式,也讓他們成了娛樂圈少有的既有口碑,又有人緣的模范夫妻。

對比張庭林瑞陽夫婦和徐崢陶虹夫婦,不難發現,想要在娛樂圈生存,低調才是第一要務。

過分張揚,無異于暴露自己的弱點,引來關注目光的同時,斑斑的劣跡也會被發現。

而看似默默無聞的山爭哥哥,同樣坐擁幾十億的商業帝國,年入超過2億元,卻依舊做著娛樂圈的老好人。

這才是高級的生存智慧,或許對我們普通人,也會有十足的啟迪作用吧。

用戶評論